乾安在线,乾安新闻网,乾安信息网,乾安信息港,乾安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乾安生活 >

山西寿阳县政府领导被曝协调**院让企业起诉自己

时间:2018-01-14 10: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nkwhe.cn
2011年4月,山西省寿阳县政府公开公告拍卖国有企业--寿阳县棉织厂破产资产,包括土地使用权、厂房、临街酒店及临街商业门面房,民营企业山西成城房地产开发有限

2011年4月,山西省寿阳县政府公开公告拍卖国有企业--寿阳县棉织厂破产资产,包括土地使用权、厂房、临街酒店及临街商业门面房,民营企业山西成城房地产开发有限****(下称成城地产****)取得了该项目的拍卖。

成城地产****负责人常俊文满怀****携巨资回家乡投资,没想到这却是一个梦魇的开始。

常俊文告诉记者,所谓的拍卖,其实就是政府事先安排的一个投资陷阱。

经过长达数年的****,在媒体曝光后,此事似乎有了转机。

按照寿阳县政府会议的精神,成城地产同棉织厂破产清算组一同委托了鉴定机构进行了评估,评估结果出来后,清算组与成城地产****签订了补偿协议。

按照协议,寿阳县政府需向成城地产****补偿共计2291.1万元,然而,成城地产****想拿到这笔补偿款如同“水中捞月”。

成城地产****相关负责人说,寿阳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对此补偿不仅打起了“太极”,还耍起了赖。

投资遇陷阱****多年

据了解,寿阳政府公开拍卖寿阳县棉织厂的破产资产包括厂区的土地使用权、厂房、临街酒店房产及商业门面房房产,而商业房屋又包括了当时临街的金山酒店以及周边467.3平方米的门面房。

寿阳县政府在拍卖公告中承诺:拍卖的资产手续合**,在拍卖成交后,由破产清算人及**院等协助移交,依**办理有关手续。

在看到这个拍卖公告后,本着对政府的信任以及对家乡做贡献的热情,成城地产****负责人常俊文邀请在外做生意的几个朋友携资金回寿阳参与项目的拍卖。

拍卖前,组织拍卖的寿阳县领导表态,欢迎回家乡投资,并将以招商引资的形式给予最大的政策支持。2011年4月28日,常俊文以与其合作开发的山西成城房地产开发有限****的名义,以4420.5万元的价格拍得寿阳县棉纺织厂土地及地上资产。

让常俊文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梦魇的开始。“所谓的拍卖,其实就是政府事先安排的一个投资陷阱。”

在与破产清算组办理移交手续后,发现该次拍卖存在诸多与实际不符及违规之处,其中尤为突出的问题是部分资产和实际面积不符、产权无**提供、年限错误。

据此后从政府内部调取的文件显示,金山酒店是一个没有任何合**手续的违**建筑。而拍卖公告中宣称的商业门面房,依据1990年9月5日寿阳县计划委员会下发的《无证建筑审批表》,也为违**建筑,且实际面积也只有369.3㎡。

从这些文件可以清楚看出,寿阳政府及破产管理人、**院都非常清楚其拍卖的所谓商业地产是违**建筑,依**不能拍卖,也非常清楚其夸大了所谓“商业地产”面积及价值的事实。

遭遇了投资陷阱后,成城地产****及常俊文开始长达数年的****之路。

现转机?承诺补偿再遇“坑”

数年间,常俊文已记不清奔走政府有关部门多少次,自己反映的问题但始终无人问津。

无奈之下,2014年,常俊文只得求助于媒体。

常俊文说,希望通过媒体的报道能够督促当地政府尽快解决他反映的问题。2014年8月,随着媒体的报道,此事出现了转机。

在舆论的压力下,寿阳县政府组织召开了协调会。

****,协调会确定了解决棉织厂问题的基本方案。由棉织厂破产清算组同成城地产****共同委托对拍卖中存在的诸多遗留问题的房产进行评估,并以评估结果为依据对成城地产进行补偿。

会后,成城地产****同棉织厂破产清算组一同委托了鉴定机构对金山酒店和临街商铺进行了评估。

图为寿阳县棉织厂破产清算组与成城地产签署的《协议》

评估结果出来后,清算组依照政府会议精神与成城地产****签订了补偿协议。据一份2014年7月29日由寿阳县棉织厂破产清算组与成城地产****签署的一份《协议》显示:晋中市鸿源房地产估价事务所有限****对寿阳县朝阳西街5号(金山酒店、临街门市等)进行评估,估价市场值为2291.1万元。

上述《协议》还写明:评估结果双方一致认同、无异议,该评估结果作为甲方(棉织厂破产清算组)补偿乙方(成城地产****)的依据。双方对移交协议中未解决的其他内容,以及乙方其他赔偿要求进行协商,协商不成由仲裁机构仲裁或由人民**院调解裁决。

以为终于可以“讨回”被“坑”后应得的补偿,然而,寿阳县政府并未按照协议对成城地产****给予上述应得的补偿。

据了解,棉织厂破产清算组为寿阳县政府组建的临时机构,主要人员为寿阳县经贸局的负责人,而棉织厂破产清算组是代表寿阳县政府对棉织厂进行破产清算工作。

而就在寿阳县棉织厂破产清算组与成城地产****签署上述的赔偿协议时,棉织厂清算早已完成,破产清算组已成为一个空壳。也就是说,棉织厂破产清算组根本就没钱来补偿成城地产****。此时,成城地产****发现,所谓签订补偿协议,不过又是一个“坑”。

政府再出奇招:协调**院让企业起诉自己

签了赔偿协议,却依然拿不到赔偿,成城地产****相关负责人再次找到寿阳县政府主要领导。

这次,寿阳县政府又提出一个新的方案。

常俊文告诉新湘报记者,一位县领导说,“咱走个**律程序,不要让个人承担责任,通过**院判决一下,政府也好赔偿,同时也能避嫌,**院判多少政府给多少。”

常俊文当即提出,民告官**院很难立案。寿阳县县长当即决定,由常务副县长协调**院受理立案。

会议纪要显示:寿阳县领导协调**院让企业起诉政府部门

一份会议纪要显示,关于棉织厂金山大酒店拍卖争议问题,由张保平副县长牵头,帮助开发商协调晋中**院立案,依**律审判结果处置。

现任寿阳县委书记、时任寿阳县的郝鹏鸿县长称,“就让**院判,怎么判,判多少赔多少。”常俊文说,他对此抱有很大的期望。

“政府在诉讼前同我们****商讨了诉讼方案,政府提出的条件是我方不得在诉讼中提及在棉织厂拍卖中涉及的任何问题,只能针对评估结果进行诉讼,申请赔偿,并且说现在形势严峻,只有**院出判决,领导才不会承担责任,并协调**院进行了立案。”常俊文告诉新湘报,因政府的种种推脱行为,项目已经坎坷开发五年,成本严重超支,我们在巨大的资金压力下,万般无奈,只得依照政府提出的方式及诉讼方案,向晋中市人民**院提起诉讼。

2015年11月10日的一份晋中市中级人民**院作出的民事裁决书显示,成城地产****及其寿阳分****作为原告起诉了被告棉织厂破产清算组与寿阳县政府。

“在庭审过程中,寿阳县政府并未依照与我们事先安排的诉讼方案进行,对所有基本事实拒不承认。”常俊文说,**院在此情况下,多次组织调解,政府拒不调解,要求**院判决。

上图为成城****起诉破产清算组与县政府的判决书

****,上述判决书的判决是:本案不属于民事****的受理范围,亦不属于受理人民**院管辖,对于其起诉应予以驳回。

“这个案子,**院已经受理了,连审都没审就直接驳回了,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常俊文很气愤,但又无计可施。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