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安在线,乾安新闻网,乾安信息网,乾安信息港,乾安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乾安地图 >

嘉义县想与嘉义市合并,面积不大的台湾地区会出现第七个“直辖市

时间:2018-01-14 02: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nkwhe.cn
近日,位于台湾地区中南部的嘉义市街头竖起了一块倡导嘉义县与嘉义市合并的广告牌,并以“蛋白(嘉义县)、蛋黄(嘉义市)”来比喻县市关系,因为从地图上看,面

近日,位于台湾地区中南部的嘉义市街头竖起了一块倡导嘉义县与嘉义市合并的广告牌,并以“蛋白(嘉义县)、蛋黄(嘉义市)”来比喻县市关系,因为从地图上看,面积仅60平方公里的嘉义市被面积1903平方公里的嘉义县完全包围其中。

支持合并的人士打出的广告词是“蛋黄、蛋白一起吃较营养”,而反对的人则认为这是“大鱼吃小鱼”,况且嘉义市各方面条件都强于嘉义县,因此要求嘉义市长涂醒哲“顶住压力”。

县市合并有先例

县市合并,在台湾地区并不是没有先例。

过去,台湾地区的县市同名情况比较普遍。比如,既有台北市,也有台北县,既有台中市,也有台中县,既有台南市,也有台南县。与我们的理解相似,“市”主要是城市化程度较高、人口较为密集、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而“县”往往就是郊区的概念,因此,往往出现同名的“县”把“市”全部包围其中的情况。但与大陆不同的是,“市”与“县”并不互相管辖,各自选举县市长、县市议会,大致可以理解为平级****区。

不过从本世纪开始,岛内掀起了市县合并潮。台中市与台中县合并成新台中市,台南县市合并成新台南市,高雄县市合并成为新高雄市。由于台北市地位特殊,台北县没有并入,而是直接升格为新北市。

如今,面积不大的台湾地区已经有三种类型的市。第一种是所谓的“直辖市”或称“院辖市”,也就是“‘中华民国****院’辖市”。按照台湾地区“《地方**度**》”规定,人口超过200万的县有资格提出升格为“直辖市”,台北县与桃园县也就先后升格为新北市与桃园市。“直辖市”也就是外界常说的“六都”,包括台北、高雄、新北、台南、台中、桃园等六市。

第二种就是“省辖市”,即“台湾省辖市”。不过,随着台湾当局宣布“冻省”后(即冻结台湾、福建“省长”“省议员”选举,虚化两省的省级建**),“直辖市”与“省辖市”在选举规则、政治地位方面趋于接近,这就包括嘉义市、基隆市、新竹市等三市。第三种也就是“县辖市”,这里的市更多是中心市镇的概念,比如嘉义县下,就辖有太保与朴子两市。

县有情但市无意

既然有先例可循,嘉义县寻求与嘉义市合并,进而升格为“直辖市”也就不算突发奇想。但合并需要的是你情我愿,而目前情况很明显是,嘉义县郎有情,嘉义市妹无意。

嘉义县长张**冠直言,嘉义县市被迫拆成蛋黄、蛋白两区,但“一起吃比较健康”,眼看嘉义县竞争力每天都在丧失,“希望早一点进行县市合并”。她认为,推动嘉义“县市合并”,是让嘉义未来能蓬勃发展的重要方略,但她否认竖在嘉义市的合并广告牌是其所为。

这番“合并”言论引起了嘉义市的强烈不满。同为民进党员的嘉义市长涂醒哲提出,“嘉义市不可能会同意从‘省辖市’自愿降格为‘县辖市’”,他声明县市合并绝对不可能,相信市民也不会同意。

从历史角度说,嘉义县、市已经分家了35年,各自都形成了一套独立的****系统,当地民众的属地感都很强;而从实际操作角度来看,嘉义县、市即使合并,人口总数也仅有78万余人,远不及升格为“直辖市”的200万人口门槛。既然新的嘉义市无**成为“直辖市”,那么要让“独立”35年的嘉义市政府重新成为嘉义县下面的一个市公所,嘉义市民接受起来确实不易。况且嘉义市的经济状况、****福利都优于嘉义县,一旦合并有福利被嘉义县稀释的危险。

这一情况在新竹市与新竹县中也存在。位于台湾地区中北部的新竹县长邱镜淳就认为,新竹县、市位置相近,如果县市合并后,多项建设可以不必再叠床架屋。比如新竹县****垃圾议题,但整个大新竹区域只有新竹市拥有焚化炉,一旦县市合并后垃圾问题就容易解决。

当然,新竹市当局反对县市合并。道理如嘉义市一样,自1982年新竹市与新竹县分家,升格为“省辖市”后,尽管两地生活区域接近,但新竹市的财政状况远比新竹县为佳,新竹市民担心县市合并后要为新竹县基础建设埋单,稀释原有的****福利。

分配差距是关键

说到底,台湾县市首长一心想把自己的“地盘”升格为“直辖市”,更多是因为岛内“直辖市”迅速拉开了与其他地区的差距。嘉义县长张**冠就曾直言,“六都”现在是怪兽,非“六都”县市财政差异大,“一个台湾两个世界”。她还自嘲,其他县市长流汗拼政绩,还不如六都首长打个喷嚏来得容易受聚焦。

民进党新竹市党**魑⑹幸樵痹食讨毖裕源印傲肌鄙窈螅试雌毡榧械搅苏庑┑厍渌厥新傥取J菹允荆ㄍ迦丝诔中傲肌奔小T2015年,岛内近69%人口集**6个“直辖市”内,其余县市老龄化现象严重。

前段时间,台湾当局进行了“前瞻基础建设计划”,各县市首长为“分猪肉”大谈本地建设的必要**,结果依然是“六都”分到了大头。嘉义县长张**冠自嘲,天龙国(台北市)已娶3个老婆,地鼠国(其他县市)也要娶老婆了,嘉义县只是看不到地面的蚯蚓,“这是鲁蛇国(音loser)的悲哀。”她向当局喊话,请正视鲁蛇国(嘉义县)的悲哀,民进党的“转型正义”应该包括缩小城乡差距。

因此,台湾地区的县市是否合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当局合理分配机**。正如民进党民意代表陈明文所说,“一致的****区划与土地规划才是关键。”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